Menu

股票配资之家www.jlbwcq.com 安信信托“生死时速”:276亿项目未清算,紧急停牌谋重生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4/03 Click:130

作为上交所唯一一家信托上市公司,安信信托一度赶上风口,实现业绩六连增,成为“信托王”。然而,这家昔日的“信托王”正在艰难“求生”——百亿信托项目逾期,业绩接连亏损,徘徊在ST边缘……

如今一周发6次停牌公告背后,安信信托正在紧急筹谋重组自救,虽然重组难度不小,不过冲着其信托牌照,应该也不乏解救者。

3月30日,安信信托发布停牌公告,称由于公司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正在筹划风险化解的重大事项,并表示公司股票最迟将于2020年4月15日复牌。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这已经是7天内,安信信托6次发布停牌公告。而安信信托在公告中解释的停牌原因主要是流动性风险,具体而言,主要是其部分信托项目未能如期兑付,引发了随之而来的诉讼问题。

所以,昔日的“信托王”,如今未兑付的信托产品规模有多大?有多少诉讼?而安信信托所指的“重大事项”又是什么?

276亿逾期,超35起诉讼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梳理安信信托的公告,其逾期未兑付的信托产品规模逾200亿元。

去年年中,经历了2018年业绩突然跳水之后,安信信托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时表示,有25个项目逾期近120亿元,其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13个,涉及金额59.42亿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2个,涉及金额58.17亿元。

彼时,安信信托在回函中表示,主要是因为宏观经济及市场的变化所影响,致使项目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安信信托提出的解决办法是,通过协商延期或者寻求第三方企业债务重组、以及处置资产等,尽快向委托人兑付。

当时安信信托相关人士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0)表示,其中主动管理类项目的抵质押担保的比例为100%,所以尽管待兑付规模较大,没有导致信托财产受损的终极风险。

然而,截止2019年3季度末,安信信托到期未兑付的信托项目金额已经扩大至276亿元。再看安信信托的现金流,2018年,其存在银行的现金是6.16亿元,相比276亿元的逾期杯水车薪。

百亿项目逾期,诉讼也随之而来。野马财经据安信信托的公告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安信信托涉诉案件逾35起,涉诉金额逾130亿元,涉及多家金融机构。

在2019年半年报中,安信信托披露其作为被告的涉诉案件有12起,涉及金额50.23亿元,接着2019年11月16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披露了21起诉讼项目,累计金额84.7亿元,包括郑州银行、渤海银行等。

一个月后,安信信托再次发布诉讼公告,披露3起涉及12.2亿元的诉讼公告。在今年的1月和3月,又披露了10起诉讼,其中不乏邢台银行(涉诉金额2亿元)、营口银行(涉诉金额3.11亿元)以及浙商银行(涉诉金额11.24亿元)等金融机构。

https://image.ipaiban.com/upload-ueditor-image-20200401-1585733027309008392.png

图片来源:安信信托公告(最近新增的诉讼)

众多的诉讼案件,主要是因为安信信托违规担保且在规定时间内未能完成贷款债权的处置清收工作。

项目逾期,诉讼缠身,安信信托现在自身难保。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安信信托引入外部力量是最好的办法。

谁主安信?

此前,安信信托的311位自然投资人在网上发布公开信,其中240人实名署名,要求重组安信信托,不接受破产清算。

安信信托停牌,大概率就是涉及到重组事项。野马财经欲就此咨询安信信托,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在2019年末,安信信托的股权重组一度甚嚣尘上,安信信托的实际控制人高天国或将出售其股权,所得收入用以弥补安信信托的资金窟窿。

据财新网报道,截至2019年末,安信信托的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1500多亿元,其中500多亿元已逾期。从2019年7月开始,上海银保监局已经派人入驻安信信托,要求高天国出让安信信托等金融牌照股权,以求自救。

相比银行、证券和保险牌照,信托被称为“全能牌照”,无疑是稀缺资源,而我国的信托公司,从2017年第五次行业整顿以来,68家的行业规模维持了十几年。曾有人根据近几年的股权交易估算,一块信托牌照价值逾百亿。如今,安信信托寻求自救,牌照或是其重要筹码。

界面报道,广州金控联合澳门等方面组成了联合体收购,收购后安信信托或将改名为“大粤湾信托”,据悉已经完成尽调,这一方案要求安信信托的注册地迁往广东。

市场传言国资入场救火的可能性也很大,如果多家上海市国企组成联合体 收购,可以保证安信信托的信托牌照留在上海。

不论未来谁主安信信托,待2019年年报发布后,安信信托大概率会被ST。在1月22日,安信信托发布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表示2019年业绩预计亏损30亿元到35亿元。2018年,安信信托亏损18亿元。

连续两年亏损,安信信托将面临退市风险警示(ST),成为信托ST第一股。

狂奔十年,或二度ST

如果这次再被ST,将成为安信信托继2005年之后的再一次“戴帽”。

安信信托的前身是鞍山信托,最初由鞍山市财政局等单位出资成立,早在1994年,就已经在上交所上市。2001年,财政局将鞍山信托20%的股权转让给海尔集团,后者成为第一大股东。

可惜,海尔集团在大股东的位置上没坐多久,就将股份再次悉数返还给鞍山市财政局。一年后,鞍山信托迎来新主人——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国之杰”),后者以1.72亿元的价格从财政局手下买下了2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也是在此时,鞍山信托改名为安信信托。

在国之杰的手中,安信信托起起伏伏。曾因大额坏账,在2005年一度被ST。在一系列周转腾挪后,2006年,安信信托成功摘帽。

2010年,信托行业进入增长的快车道,安信信托趁着这一波风口,实现了高增长。2012年至2017年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分别为1.07亿元、2.79亿元、10.23亿元、17.22亿元、29亿元及35亿元,连续6年维持了倍数级的增长。

在净利润暴增的同时,高天国控股的国之杰也开始加强对安信信托的控股权。通过定向增发等手段,国之杰占股从最初的20%增加至52.44%。

https://image.ipaiban.com/upload-ueditor-image-20200401-1585733042832092783.png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统计

2018年,安信信托实现营收2.04亿元,亏损18亿元,业绩遭遇断崖式下跌,市场哗然。营收本来就低,其中资产减值损失达21.56亿元。其中踩雷印纪传媒,减值10.55亿元,占了一半。

印纪传媒(002143.SZ)是2019年第一家被戴帽的影视A股企业,曾经顶着“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的光环,市值一度超过华谊兄弟。然而,如今其市值缩水严重,2018年巨亏超20亿元……

安信信托作为印记传媒第四大股东,随着印记传媒的ST,资产减值严重。

安信信托踩的另一个雷是中弘股份。安信信托曾作为债务人,对中弘股份投资债权5.5亿元,以“中弘股份”股票作为还款保证,该笔债权于2018年12月31日到期。然而,股票保证并没有派上用场,因为中弘股份经营状况恶化,已经在2018年12月27日退市。这笔贷款,也最终成为安信信托的投资损失。

从2015年以来,安信信托持有的上市公司有鹏博士(600804.SH)、科力远(600478.SH)、福星股份(000926.SZ)等。虽然踩雷的两个企业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不过作为昔日的信托冠军,投资业务接连踩雷,负面影响已是必然。安信信托相关人士曾向野马财:ymcj8686)表示,印纪传媒和中弘股份的爆雷,并不会影响安信信托的固有业务和信托业务,只是影响到营收。

如今营收再度下跌,安信信托在业绩预告中解释是部分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以及公司业务收入同比有所下降。

截至停牌,安信信托股价是2.5元/股,市值136.7亿元。再次复牌之时,或许就是安信信托宣布重组之日。拿着信托牌照,重组应该不乏入局者。你看好安信信托的重组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原标题:26只个股股价创历史新高 三类股强势气场足)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13日讯 (记者 敖蓉)联合国贸发会议近日发布报告预测,受疫情影响,今年全球FDI将连续第5年下降,下降幅度大致为5%到15%。今年我国利用外资形势更加复杂严峻,全年实现稳外资目标任务非常艰巨。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宗长青3月13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今年1-2月,我国实际使用外资1344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6%(折194.2亿美元,同比下降10.4%)。其中,1月当月实际使用外资875.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月当月实际使用外资468.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5.6%。

  近日,专注“互联网 基层医疗”赋能服务体系建设的明医众禾宣布于近期完成上亿元B轮融资,由创新工场领投,沂景资本跟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