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财惠赚股票配资www.xuyusheng.com 两版招股书,同年同指标数据相差数千万,森麒麟二次IPO信披惹疑虑丨IPO棱镜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4/03 Click:168

经销模式收入占比达98%,或意味着森麒麟可能面临潜在的应收账款风险。部分数据难以匹配客户财务数据的情况,也让市场对其招股书的真实性产生疑虑

《投资时报》研究员 时雨

下行的行情,无疑让汽车行业在2020年开年即深陷寒冬。造车产业链公司也同样如此。近几年,行业上下游公司业绩优异者越来越少,如何在走低的行情下积聚资金稳住发展势头,成为多数企业必须面对的考验。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年来,被称为轮胎业“黑马”的青岛森麒麟轮胎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森麒麟)一直在IPO的路上缓慢前行。2017年,森麒麟就在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指导下进行上市辅导以备战IPO,2018年5月,森麒麟首次发布招股说明书。2019年1月,证监会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做出终止审查的决定,但未说明终止审查具体原因。

过程长达两年的初次IPO落败后,2019年6月森麒麟再次向证监会提交招股说明书。此次森麒麟拟申请中小板IPO,计划募集资金12.09亿元,将分别用于年产8万条航空轮胎(含5万条翻新轮胎)项目、研发中心升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此次森麒麟将把62%的募集资金补充流动资金中。

从证监会反馈意见看,森麒麟在其经销运营模式、信息披露等多个方面还存在应收账款难解决、经销商更换频繁等问题。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森麒麟还存在与上游供应商披露的同期交易金额不一致的情况。

针对上述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至该公司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经销模式引质疑

证监会在其对森麒麟的反馈建议函中,重点关注了该公司的经销运营模式。反馈意见要求森麒麟如实回答经销模式的必要性,以及会对公司资金造成何种影响。

从数据上来看,2016年至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森麒麟经销模式产生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2.28%、93.27%和97.48%,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如此重比例的经销模式十分罕见。

分析人士认为,经销收入占比高可能存在两方面风险。一方面,大多数经销商与销售企业之间都存在赊销关系,这可能导致企业应收账款高涨,并进一步出现坏账问题。另一方面,签约后经销商会拥有商品的所有权,厂家对其产品的价格与流向可能难以把控。

森麒麟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该公司应收账款分别达到4.15亿元、5.64亿元、5.67亿元、4.95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7.16%、15.59%、13.58%、22.09%;资产负债率分别达到54.88%、52.77%、52.48%、48.86%。截至2019年6月末,森麒麟持有现金1.61亿元,短期借款为1.24亿元,长期借款达到14.49亿元。可以看到森麒麟应收账款逐年升高,长期债务高企,但目前货币资金尚可覆盖短期借款。

此外,报告期各期末,森麒麟存货金额分别达到6.7亿元、10.08亿元、10.18亿元、9.05亿元,各期存货跌价准备分别达到574.97万元、6849.73万元、5082.59万元、2107.9万元,自2017年起大幅提升。

事实上,2017年正是森麒麟大规模启用经销模式的年份,若该模式长期保持,森麒麟应收账目可能会越涨越高。而存货跌价准备的高涨或许说明了另一件麻烦事,即森麒麟的轮胎比较难卖。

据招股书描述,截至2019年6月末,森麒麟在海外拥有174家经销商,国内经销商共计89家。而报告期内各期末,森麒麟分别新增70家、100家、113家、63家经销商,退出经销商数量分别达到70家、56家、75家、95家,可以看出森麒麟产品经销商的更换非常频繁。

森麒麟在招股书中写道“若经销商连续两个月未达到销售目标的90%且无改善迹象,公司将终止合作”。可以看出该公司对经销商的要求非常严格,但频繁地更换经销商也不利于公司品牌的长期发展。

同时,森麒麟还存在国内经销毛利率明显高于国外经销毛利率的现象。具体来看,报告期内森麒麟国内经销毛利率分别为48.23%、41.13%、38.66%、36.6%,国外经销毛利率仅分别有30.88%、28.19%、28.29%、30.26%。让渡一定毛利获得部分海外市场的策略或许可行,但在严格限制关税的情况下,该策略是否能长久保持仍未可知。

交易数据与客户披露的不一致

除大规模施行经销模式值得商榷外,森麒麟在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与客户方亦无法对应。

首先是原料采购方面,金能科技(603113.SH)和大业股份(603278.SH)分别是森麒麟原材料产品炭黑和钢丝的主要供应商,两者与森麒麟均有数额不小的交易往来。

据森麒麟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森麒麟向金能科技的采购额分别为4399.25万元、1.55亿元、1.42亿元和3109.93万元,但金能科技在其招股书中披露的与森麒麟2016年进行的交易数据显示,金能科技当年对森麒麟的销售收入为2653.88万元,对森麒麟全资子公司的青岛天弘益森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销售收入达1552.85万元,合并计算来看,两者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出现192.52万元差异。

大业股份与金能科技情况相似,仅在其当年的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了与森麒麟2016年的交易数据。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大业股份对森麒麟的应收账款达到2060.28万元,而在森麒麟的招股书中,报告期内其对大业股份的应付账款分别达到2522.78万元、3115.02万元、2824.13万元和3190.38万元。可见2016年两者披露数据之间出现462.5万元差额。

此外,招股书数据显示,森麒麟与太原久众源物贸有限公司(下称久众源)2016年的交易金额为417万元,但久众源当年年报却显示公司全年销售额仅有270万元;同时,森麒麟披露2016—2017年度与兰州盛华鑫商贸有限公司(下称盛华鑫)的交易金额分别达到140万元和175万元,而后者财务数据显示,2016—2017年度其全年销售额仅有25万元和109万元。

实现了不可能实现的差额交易,必是其中一方数据出了差错,或是双方沟通出现失误。《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久众源和盛华鑫的持股人中分别包括森麒麟前员工柴发盛、杨伟。

而在2016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和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上,森麒麟的新版招股书也较2018版招股书分别多出4500万元、4723万元。此外,其两版招股书中2016年及2017年的利润表主要数据,也分别出现几十万至几百万不等的出入。

证监会在反馈函中也提示公司,“说明财务报表项目比较数据变动幅度达30%以上的情况及原因是否已恰当披露”,并询问保荐机构和会计师“说明发行人财务部门人员与董监高、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是否具有亲属关系”。可见,森麒麟需要为其在招股书中出现的数据出入,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原标题:金融3·15|跟踪报道:网信再度被喊话召回高管,投资者维权路漫漫

澎湃新闻记者获悉,近日,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宁德时代”,300750)与国网综合能源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网综能”)通过核准,成立了新的合资公司新疆国网时代储能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网时代”)。新公司总部位于新疆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经营范围包括储能项目的投资、建设和运营。

农历春节过后,突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经济增长回升态势按下“暂停键”,部分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前景感到担忧。对此,施罗德投资中国区总裁郭炜表示,短期来看,“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或产生一定冲击,不过,短期扰动不改变中国经济长远发展趋势,施罗德投资继续看好中国市场的投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