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高澜股份预增财报与大股东减持“紧相随”:“宫斗疑云”未解 大股东欲套现8200万“还债”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4/29 Click:189

据知情人士透露,近年来公司已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相关领域开展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同时意欲在应用领域,向石油石化、轨道交通、汽车电子、军工船舶、新能源汽车热管理等领域不断扩充。不过,截至目前,新产品开发后续无力,并无实际突破与进展,这也意味着新市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无法突破。

高澜股份向中国财经记者解释称:“2018年度、2019年1-6月份,标的公司东莞硅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持续为负主要系标的公司客户主要通过票据进行结算,且收款周期较长,导致标的公司现金流较为紧张;为缓解该等情形,标的公司将未到期票据进行贴现,贴现后的金额计入收到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中,导致当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负;标的公司的部分客户会出于自身资金情况的考虑,延长付款周期,导致当期回款不及时。”

东莞硅翔:优质资产还是问题资产?

高澜股份在回复中国网财经记者的采访函中表示,东莞硅翔2019年度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14.42%,与公司具有较好协同性。根据其自身业绩完成情况来看,发展态势良好。东莞硅翔2019年超额完成业绩承诺,对比2018年度增长幅度明显,拥有良好的业绩成长性。

对于新收购的东莞硅翔则正在积极寻求与整车厂商的业务合作,截至2019年年报披露日,东莞硅翔已成为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合格供应商,与整车厂商的业务处于刚起步阶段,目前业务规模较小。

公开资料显示,高澜股份成立于2001年, 是一家专注于电力电子装置用纯水冷却设备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的企业,公司产品及服务技术目前已广泛应用于发电、输电、配电及用电各个环节电力电子装置的冷却。2016年2月,公司在深交所上市,也是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

在高澜股份2019年9月30日披露的《第三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决议公告》中对吴文伟的反对理由进行说明。高澜股份认为东莞硅翔的未来发展前景良好,所处行业符合国家战略发展方向且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客户优质,具有一定的议价能力,估值合理。审计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收入持续增长,经营状况良好,技术研发实力较强 ,具有可持续的盈利能力,东莞硅翔注册资本已足额缴纳,不存在股权代持情形。收购交割前将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未来将逐步规避或减少关联交易,内控执行有效。

对此事件的后续发展,中国网财经将持续关注。

受疫情影响,今年一季度大多数制造业上市公司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业绩下滑,高澜股份却意外交出了业绩大幅增长财报。然而靓丽的财报并没有扭转“跌跌不休”的股价下行趋势。公司股价自2月下旬创出24.19元的阶段性高点后,累计跌幅已接近40%,4月初发布的大幅预增财报也并未能扭转颓势。而中国网财经记者在股吧、雪球等社交媒体平台看到,众多中小投资者“用脚投票”的选择,很大程度上是受公司大股东减持的影响。

但与东莞硅翔发生买卖合同纠纷的并不止于此。启信宝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东莞硅翔还曾与上海保佳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斐翔供应链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发生买卖合同纠纷,其中,上海保佳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已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高澜股份多个新领域、新产品的业务规模较小,加之近几个月股价连续大幅波动,而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的李琦在此时抛出减持计划,更令广大中小股东忧心忡忡。

公开资料显示,吴文伟是高澜股份最早的创始人之一,2001年高澜股份前身高澜水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时,就是李琦的创业伙伴,在高澜股份的上市过程中,也曾长期作为李琦的一致行动人共同控制公司。

对此,高澜股份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近几年,公司在努力夯实传统电力行业市场的同时,聚焦热管理,不断推进‘三新’(新产品、新领域、新区域)战略的发展,并在石油石化、轨道交通等新领域取得一定成效。 ”

这一议案当场遭到了公司两位“老臣”——董事吴文伟及监事陈德忠的反对。

新产品方面,轨道交通水冷新产品完成城际列车水冷设备研发进入到客户选型标定产品中,目前充电桩的运营由公司全资子公司智网信息主要负责,业务规模较小。

据当时媒体的实地采访报道,吴文伟在股东大会上提出的问题确实并非“空穴来风”,如东莞硅翔“存在违反社保劳动法规等多项不合规风险”这一条——“公司(东莞硅翔)现有人数800多人,但根据启信宝数据显示,2018年东莞硅翔缴纳社保的人数仅为206人。”

对于李琦减持股份,高澜股份对中国网财经记者称:“公司第一大股东李琦先生拟通过本次减持偿还部分股票质押贷款,进一步降低股票质押比例,确保个人债务良性发展。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2019年度及2020年一季度收入稳定增长,股东本次减持计划的实施不会对公司的治理结构和持续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作为公司“老臣”,也是长期从事这一行业的资深人士,吴文伟投出反对票的原因是,东莞硅翔经营风险偏大,资产评估估价偏高,产品前景不明,技术含量较低,已经出现大量坏账,标的资产还曾经存在注册资本未缴足、股权代持、同业竞争、关联公司占用标的公司资金、重大业务合同主要条款缺失、违反社保劳动法规等多项不合规风险等。

不过,随后高澜股份便解决了“提问题的人”——吴文伟的董事席位、陈德忠的监事席位均易主他人。2019年10月5日,高澜股份发布公告称,鉴于董事吴文伟于2019年8月16日未约定在购回日准备足够资金完成购回交易,个人信用存在风险,提议更换公司董事,解除吴文伟的董事职务。而更换公司监事陈德忠的理由是“为了公司的稳定发展”

报告期内,东莞硅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32.12万元、-1439.36万元、-4503.5万元、-5776.25万元,净流出幅度不断扩大。整体来看,三年半时间里,东莞硅翔净利润合计仅8701.98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合计为-1.08亿元,两者相背离。

2018年度、2019年 1-6月份,标的公司票据贴现金额计入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中,若将报告期内票据贴现收到的现金计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入,则2018年度、2019年1-6月份,标的公司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4186.73万元、-808.33万元。2018年度,标的公司的客户以票据支付的金额较多,导致当期标的公司商业票据较多,因此贴现金额较大。

高澜股份主要将2019年年报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中的内容回复给中国网财经记者。其中提到2019年公司成功中标了成都空轨车载水冷系统项目,成为轨道交通车载水冷系统的配套设备的小批量供应商。军工方面业务规模较小,公司研制的散热系统,目前处于陆续小批次交付使用;电子信息领域的散热系统产品主要面向超算中心、电子对抗及通讯设备,公司交付的样机产品应用于无线电探测及导弹发射装置。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中国网财经记者分析称:“东莞硅翔在产业链中的地位并不强,其议价能力相对不足。商业票据相对银行票据来说风险很大,东莞硅翔的商业票据贴现风险不容忽视。”

在股价持续异动、主要股东兼重要高管减持股份等一系列动作背后,是公司自去年10月开始的“董事会宫斗疑云”开始的“续集”。

不仅如此,东莞硅翔的坏账问题也引起了媒体关注:截至2019年6月末,东莞硅翔应收账款账面值高达1.56亿元,占期末标的总资产和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达63.4%、70.9%。但东莞硅翔计提坏账准备仅1270.8万元。

对此,高澜股份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1.76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96.50%。公司业绩实现同向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增加了控股子公司东莞市硅翔绝缘材料有限公司,对公司业绩有积极影响;公司管理规模化效应逐步体现,营业收入持续增长。

中国网财经4月28日讯(记者 胡靖聆)创业板上市公司高澜股份(300499.SZ)日前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同时也是第一大股东的李琦,拟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56.6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比例的3%),用于偿还个人股票质押的借款。按4月27日收盘价14.72元计算,这部分股份市值约820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东莞硅翔成立于2008年5月,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加热散热、防火隔热材料、柔性电路板等,主要产品包括PTC加热器、FPC柔性电路板、集成母排、防火隔热棉、缓冲垫等。

“内外”环境不稳 高澜股份发展待考

董事会宫斗:解决“提问题的人”

受全球疫情影响,国内资本市场亦存在不稳定情况。尽管公司一季度业绩提升,但2019年的年报情况却并不乐观,归母净利润为0.54亿元,同比下滑6.60%,销售毛利率从2018年的35.80%下降到34.13%。

财报预喜为何“跌跌不休”

此外,东莞硅翔的财务数据也存在一些问题:资产评估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东莞硅翔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9亿元、1.6亿元、1.94亿元、1.1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65.26万元、3161.82万元、2588.44万元、1686.46万元。其中,2018年东莞硅翔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长20.47%、-18.13%,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当前公司的业务主要集中于直流输电、新能源发电、柔性交流输配电以及大功率电气传动领域,公司的产品和技术应用领域较广。由于公司的产品结构有待进一步丰富,实际市场空间及应用领域有待进一步开拓。

2019年9月29日,高澜股份召开股东大会,宣布拟以2.04亿元收购东莞市硅翔绝缘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硅翔”)51%的股权,东莞硅翔整体估值为4亿元。但截至本次交易资产评估基准日2019年6月30日,东莞硅翔经审计的净资产仅为0.97亿元,评估值为3.91亿元,评估增值率303.51%。

作为一家细分领域龙头的专业型公司,高澜股份一直备受资本市场关注。而2019年10月,一桩由看似“强强联合”好事的并购案,却意外引发了公司董事会的“宫斗”,更引起了资本市场及舆论的广泛关注。

( 作者:胡靖聆编辑:梁冀 )

而就在此前不久的4月初,高澜股份刚刚交出一份大幅预增财报:预计2020年1-3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243.43万元至281.87万元,同比上年增长90%至120%。李琦紧随大幅预增财报抛出减持方案,立刻在二级市场引发众多中小股东的争议。